「旧文」「Pandora Hearts」まだ君と

夕月夜:

*同样是旧文搬运

*以前写给基友的

*CP是小基X文斯,隐布雷克X文斯

*我对BG配对真的没偏见,我只是单纯不喜欢艾达而已。真的,一直看到漫画最终话,文斯跟诺伊兹配我都没意见。所以文斯艾达党还请右上角。别过来跟我说官配什么的,要是每个人都满意官方的话还要同人做什么。

 

 

 

まだ君と「小基文森相关」__Pandora Hearts

 

 

 

听基友说起PH十五卷里封的小剧场顿时觉得一个晴天霹雳……望月娘你狠。

 

友情提示:小基文森相关,PH其他主角都是浮云要么酱油,趁着一只脚没跨进雷区赶紧闪人,否则被轰出去别怪我事先没提醒。

 

拆兄弟的都去轮回个六千九百一十八遍。

 


 

 

Chapter One

 

 

 

“哈————啾!!”

 

文森特拥着被子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看任何东西都是一片朦胧。

 

他听见窗帘唰地被拉开,下意识地转头,却被突然照进房间的光线晃到眼,只勉强分辨得出一个模糊的蓝色影子。

 

“是……艾歌么?”话一出口,文森特才意识到自己嗓音嘶哑,喉咙里像有什么在灼烧。

 

“文森特……大人?”艾歌显然是觉出了主人的不正常,没有迟疑地靠近,伸手探近文森特的额头:“您发烧了。”

 

“唔……是么……”文森特费力地睁开眼,对上一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眸。艾歌公式化地问道:“需要我去请医生么,文森特大人?”

 

“好麻烦……”文森特嘟囔了一声,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四肢也绵软无力不想动弹,于是重新倒在了床上:“睡觉……”

 

“文森特大人?”没有接到任何命令,艾歌站在原地,重复了一遍:“文森特大人,您有什么需要?”

 

将自己埋进松软的枕头里,文森特只是翻过身背对着窗户,喃喃道:“……你下去吧。”

 

艾歌静默了一阵,随即走到窗边拉好窗帘:“……是。”

  

 

 

门轻轻地关上了。房间重新陷入了一片昏暗。文森特的体质虽然并不娇弱,但是大冬天的淋了一夜的雨又神经兮兮地靠在阳台上发了好久的呆,是个普通人都会染上重感冒。

 

“咳、咳咳……”文森特只觉得浑身难受。不仅额头烫得厉害,体内似乎有一股热流直窜过四肢百骸,烤得他炙热难耐。

 

真是的,为什么总是喜欢给自己找罪受呢……文森特觉得好笑,想牵牵嘴角却只引出几声咳嗽。

 

说起来,昨天的举动还真的是傻透了————他像往常一样隐在暗处默默注视着小基,却看见他温柔地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那个少年戴上————少年的笑容同他的发色一样刺目。

 

暗灰色的天空忽然间聚集起许多厚重的云朵。等文森特回过神来的时候,公寓前已经空无一人。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文森特突然能够想象出自己的哥哥是如何一手拉着那个少年在雨里奔行一手将自己的帽子取下遮在他头顶。即使被淋湿了,还是一样灿烂————暖金色,就如同阳光。

 

文森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呆立在一点遮蔽物都没有的空旷的街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曾经,这双手被基尔巴特牵过无数次————每一次都牵得那么牢,仿佛只要基尔巴特稍一松手,文森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那些漂泊流浪在寒冷黑夜中的日子,文森特总是紧紧靠在基尔巴特身边,两个孩子通过交握双手传递彼此的温度,相互取暖。那些回忆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总是在文森特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从不知名的角落跳出来,令他产生短暂的错觉。虽然他想方设法地去抹消所有百年前记忆相关的蛛丝马迹,自己本身却一直被深深困扰着,无从逃避。

 

他永远忘不了十年前,当他再次见到自己哥哥时那般欣喜若狂的心情————却在看到基尔巴特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神情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他试探地抬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告诉他我是文斯啊,然而那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他的发梢就被干脆地打到一边。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被绝望狠狠贯穿。即使很久以前,文森特被冠以祸罪之子的名号而被所有人嫌恶抛弃的时候,他也没有那样深刻地绝望过————因为小基一直都在身边,从来没有离开他半步。他觉得只要还能感受小基手上传来的温度,这个世界就总还是有他的容身之处的。但若是连小基都不要他了,那他就真的只能————完完全全地堕入黑暗了。

 

文森特愣愣地看了他半天,然后笑了————他伸开双臂,轻轻地将自己的哥哥抱住。他能感觉到基尔巴特的反抗,却固执地没有松手。他想,哥哥你不认识我了没关系,只要你还在这里,完完整整地存在于这里,就比什么都重要。过去是你一直担负着两个人的重量而生活着,现在换我来承担了————过去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填补缺失的空白。

 

 

 

然而十年的期限终是太短。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小基仍然叫他“文斯”,如同过去那时候一样。后来,当他和找上门要人的制帽匠对峙却在关键时刻被扭转了局势而处于下风时,他却清楚地听见那个叫布雷克的男人嘲讽的语气:“唷,文斯……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和你哥哥一模一样了呢……?”

 

那两个字准确地戳中了他的痛处。文森特连回敬一句像样的反驳都做不到,只是气得浑身发抖地一指房门:“事情办完了吧?那就快滚!”

 

他已经不想再去思考如果眼前这个人把他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小基,结果会怎么样。

 

只是在这之后当基尔巴特来找他时,他准确捕捉到了自己哥哥眼里闪过的犹疑和戒备。除了以微笑来掩盖失落以外,他什么也做不到。

 

那道无形的屏障始终打不破,反而越来越牢固。到最后文森特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一个字也无法出口。

 

……最后还是只能在远处默默地看着那个背影啊。

 

 

 

“咳咳……”是不是应该叫艾歌端点热茶过来呢。文森特慢慢撑起身子,抬手按铃。过了好一阵,房门外却悄无动静。啊……这么说的话艾歌应该是去完成他上次吩咐的事情了。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生病的样子,于是他重新躺进了被窝。昏暗的房间里看什么都是一片混沌,文森特索性闭上了眼,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

 

其实就这么永远沉睡下去也不错呢……什么都不用想,多好。在意识逐渐模糊快要滑入梦境的时候,一张熟悉的脸孔闪现在脑海里。

 

“小基……”文森特喃喃着,最终还是陷入了睡眠。

 

 

 

ChapterTwo

 

 

 

“这是您上次来访时忘在奈特雷伊家的东西,文森特大人吩咐过要我送回来,请收好。”身着蓝色衣饰的少女双手呈上一个包裹。

 

“啊拉,真是费心了。”兰兹华斯家的大小姐摆手示意侍从接过,微微笑了笑:“艾歌小姐,要不要一起享用些茶点再回去?”

 

“谢谢夏萝大人,但是艾歌必须赶回去照顾文森特大人,先失陪了。”少女语气平静没有一丝起伏。她微微颔首,转身准备离开。

 

“啊呀……这么说你的主人出了什么事吗?”声音却是来自大厅的另一侧。银发红眸的男人从侧门走出,肩上坐着那只叫艾米丽的娃娃,咧嘴笑的样子像是在懒洋洋地打招呼。

 

“多谢布雷克大人挂怀,文森特大人他只是……”少女有一丝的停顿,“生病了。”

 

“请医生了吗?”夏萝的脸上流露出几许关切的神情。

 

“文森特大人说不需要……”

 

“哦呀?不过是一只沟渠老鼠罢了,还逞什么强呢。对吧,艾米丽?”布雷克缓缓走近,抽出一根棒棒糖咬在嘴里,笑容灿烂地侧头看向肩上坐着的布娃娃。

 

“请别介意。”责怪地看了一眼布雷克,夏萝转身对艾歌歉意地微笑:“请代我们向你家主人问好。”

 

“谢……”话没说完,艾歌突然觉得手上一沉,低头看时才发现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布雷克不知何时丢了一盒点心给她,附带一句话:“……造访我们兰兹华斯家,空手回去可不好。”

 

“这是……”艾歌看了看精致的点心盒,“要带给文森特大人的吗。”

 

回答她的只有银发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

 

“莫非是要去找基尔巴特君?”夏萝以纸扇掩口,语气带了点玩味的笑意。

 

布雷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从兰兹华斯家办完事回来的艾歌轻轻敲了敲文森特的房门,见里面没有动静,想是文森特还躺在床上休息,于是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回来了……?”文森特沙哑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抱歉打扰您休息了,文森特大人。东西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送回兰兹华斯家了。这个是……”艾歌走近几步,将点心盒放在一旁的桌上:“从布雷克大人那里拿到的。”

 

布料摩擦传来窸窣的声响。文森特缓缓翻过身来,视线落在那漂亮的盒子上。“制帽匠先生……?”尾音带了点上升的疑问语调。

 

“那我就先放这里了……”

 

“没必要留着……咳、咳咳。扔……了它。”文森特重新阖上眼。居然会送点心过来,那个恨不得自己早点消失掉的制帽匠先生?谁知道你又在策划着什么……呐。

 

艾歌犹疑了一下,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她捧着点心盒退了出去。

 

 

 

站在楼道里,少女轻轻打开了盒子。里面盛放着各种精美的点心。

 

她取出一块尝了一口,而后皱了皱眉。

 

其实味道……真的很好啊。

 

 

 

Chapter Three

 

 

 

布雷克碰见基尔巴特的时候,他正跟奥兹还有艾达在一起,似乎聊得很开心。奥兹一如既往地戏弄着基尔巴特,而艾达在一旁微笑看着两人。尽管基尔巴特脸上露出恼人的神情,但眼里却闪烁着愉快的色彩。

 

“啊,是布雷克。”奥兹首先看见了他,笑着挥了挥手。

 

“今天似乎没有什么工作的样子呢。”艾达也站起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兄妹俩一模一样的金发和碧眸,在阳光下还真的有些耀眼啊……布雷克心想。

 

“有事吗?”基尔巴特淡淡地问。

 

“也没什么特别的~”拖长了音调,布雷克看见桌子上摆着的糕点,毫不客气地拿起来就丢进嘴里:“只是过来看看奥兹君是不是还活蹦乱跳着……顺便提一下你亲爱的弟弟生病了。”最后那句话说得很轻,然而坐在一旁的艾达不知为何还是听到了,立刻冲到布雷克面前着急地问:“文森特大人身体不适吗?”

 

“呃……”布雷克后退了一步:“艾歌是这么说的。”喂我只是跟基尔巴特在说话你激动个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艾达低下头沉默了半晌,“那我们一起去探望文森特大人吧,可以吗?”她看看奥兹,又看看基尔巴特,目光里满是恳求。

 

“诶?”基尔巴特愣住了。刚刚听到布雷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印象里文森特并不是个需要人时时精心照料的孩子,偶尔生病应该也不会有多严重吧……?然而知道了他的情况心里却又有些放心不下。正犹豫着,他听见了奥兹的声音:“那么一起去吧?我也很想看看艾歌酱呢~”

 

“我对那沟渠老鼠呆着的地方没有任何兴趣,就不奉陪了。”布雷克旋风般扫光桌子上的糕点,懒洋洋地挥了挥手。

 

“哥哥,我们走吧。”从听到文森特生病的那一刻起,艾达脸上就一直是一副担心和焦虑的表情。“要带些什么慰问品比较好呢……啊,哥哥和基尔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到。”说完艾达便跑了出去,叫随从准备马车。

 

“……”

 

 

 

当奥兹和基尔巴特站在奈特雷伊家大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却被一身蓝色的少女拦了下来。

 

“艾歌酱,好久不见~”奥兹笑容灿烂好似春阳,“我们是来探望文森特的。”

 

“是艾歌。”少女貌似认真地纠正。“对不起,文森特大人现在正在休息,不见外客。”

 

“诶?”奥兹愣了一下。他看向基尔巴特。不见外客的含义是……?

 

还没等他再问些什么,少女已然走到基尔巴特面前行礼,“基尔巴特大人请这边走。”

 

“那个……艾歌酱……”

 

“是艾歌。”少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奥兹大人,请问你有什么事?”

 

“啊不……没什么。”奥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么麻烦你代我向文森特问好。”

 

“是。”少女简短地回应。而后她转向有些错愕的基尔巴特:“基尔巴特大人,请跟我来。”

 

“那个,奥兹,我……”基尔巴特想说些什么,奥兹只是展开同他往日无异的灿烂笑容:“没事,你快去吧。”

 

基尔巴特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跟在艾歌身后走了进去。

 

奥兹抬起头,注视着奈特雷伊宅某一扇紧闭的窗户,微微叹了口气。

 

 

 

Chapter Four

 

 

 

半梦半醒之间文森特听到身旁传来窸窣的声响。他想问是艾歌么,喉咙却痛得像要撕裂一般。

 

“咳咳……艾歌,水……”他嘶哑着声音开口。有人递过来一杯温热的茶,另一只手伸到他背后轻轻拍了拍。隔着薄薄的衣料,那人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文森特一惊。

 

呃……不是艾歌?文森特抬头望去。杯子里氤氲起的雾气模糊了坐在床头那人的面容,然而文森特还是认出了那双眸色明亮的眼睛————同自己左眼一样的金色。

 

“小……小基?”这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咳咳……为、为什么小基会在这里……咳咳……”因为吃惊而蹦出一连串话却被险些被呛到,文森特不住地咳嗽:“抱、抱歉……让哥哥看见我这样……”

 

“怎么会弄的这么严重?”基尔巴特皱眉问道。原本听布雷克说起时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眼前的人因为高烧而显得两颊通红,双目无神,平时清亮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基尔巴特只觉得莫名地有些心堵,急忙让他别再说话了好好躺着,顺手掖了掖被角。

 

真的是小基吗……文森特半张脸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异色的眼瞳静静望着坐在身旁的人。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会不会是因为烧糊涂了所以引起了幻觉?然而下一秒,基尔巴特突然俯下身凑过来抵住他额头的动作让他呼吸一窒。

 

“小……基?”文森特有些不知所措。基尔巴特那双眼睛离他那么近,他甚至可以读出一种似乎是名为“担心”的神情。

 

“果然……烧得好厉害。”这个人平时都不懂得怎么照顾自己吗?!这段时间他到底都是怎么度过的……想到这里基尔巴特突然愣住了。自从他离开奈特雷伊家之后,同文森特的联系也越发地少了。这么久以来,他也确实对文森特的情况一无所知……

 

真的呢,这么久以来,他一个人,都是过着怎样的生活呢?会不会还有这样生病的时候,却固执地什么人也不告诉,只是独自……

 

“小基……”文森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基尔巴特打断:“文斯你好好躺着别动,我去找些药来。”

 

 

 

捧着一大束颜色绚烂的花走下马车,艾达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她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奈特雷伊宅,想着等会儿见到了文森特应该要说些什么呢……文森特大人,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我特意来探望……

 

哎呀,会不会显得很笨?低头看着手里的花束,艾达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比起这个……还是先见到文森特大人再说吧。

 

艾达走了没几步,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艾达大人。”

 

艾达转过身,碧色的眸子里映出一个蓝衣少女的身影。“是……艾歌吧?好久不见呢。”

 

“艾达大人……是来看望文森特大人的吗。”少女的视线落在艾达手里的花束上。

 

“对啊……哥哥他们已经进去了吗?”

 

“十分抱歉,文森特大人今天不见外客。”少女欠了欠身。

 

“诶?”艾达有些意外,“那……”

 

“奥兹大人已经先回去了。”

 

“那基尔……”

 

“文森特大人————不见外客。”少女仿佛是为了强调什么似的又重复了一遍。

 

“……”听出了艾歌话里的意思,艾达一瞬间有些失神。这么漂亮的花束……真的很想让文森特大人看到呢……

 

而她,也是真的很担心……

 

“那,艾歌。可以麻烦你把这束花交给文森特大人吗?”犹豫良久,艾达还是捧着花递到艾歌的面前。

 

“……”蓝衣少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接过花束,快步向宅邸内走去,没有再回头。

 

 

 

Chapter Five

 

 

 

头好疼……文森特在床上辗转反侧着。刚才似乎做了个很美好的梦,梦里小基过来看自己了呢,语气和表情都是久违的温柔。

 

那样的小基真好……要不要干脆使用睡鼠的能力让自己一直沉溺在梦境里永远不要醒来呢……?

 

文森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突然闻到淡淡的香味。似乎是……

 

“醒了?坐起来喝点粥吧。”这个声音是……小基?

 

文森特赶紧看向身旁。黑发金眸的男子正端起一只碗吹凉里面的粥,见他醒了,拿过一个垫子垫在他身后,让他靠得更舒服点。

 

“小基……”文森特怔怔地看着基尔巴特。真的是小基……?不是做梦……?

 

“怎么了?”基尔巴特觉得文森特的眼神有点奇怪。“啊忘记给你吃药了。给。”

 

基尔巴特递过来一杯温水和几粒药丸。

 

文森特默默地接过,听话地把药吃了下去。他有些木然地盯着掖得仔仔细细的被角,没有听见基尔巴特在跟他说话。

 

“文斯?”基尔巴特第五次在他面前挥手。文森特这才反应过来:“啊,哥哥。”

 

“真的很难受吗?果然还是请一下医生吧……”看着文森特眼神飘忽无精打采的样子,基尔巴特更觉得放心不下,站起身就准备出门。

 

“没事……”文森特赶紧拉住他的袖子。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从没想过哥哥会亲自来看我。“谢谢哥哥……”

 

“你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的话是没可能放着不管的吧?”看着文森特因为发烧而整个人都显得同往日大相径庭的样子,基尔巴特觉得很别扭。别这样啊……他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端起碗:“把粥喝了,可能会感觉好一点。”

 

“……”碗里的白粥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文森特本没有什么食欲,刚想偏头说不用麻烦了,一只勺子已经递到了嘴边。

 

“小基……”文森特有些惊讶,“我……”

 

“吃点东西总是好的……还是说我做的东西你不想吃?”

 

“是……小基……亲手做的?”文森特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他重复了一遍,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该不会真的是怀疑我的能力吧……”基尔巴特有些挫败地低下头。然而当他再度看向文森特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文……文斯?”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说……

 

虽然人生病的时候可能会比较脆弱但是你可是文斯啊还有你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喂你真的是文斯吗!

 

基尔巴特这下是彻底手足无措了。

 

连空气都在瞬间沉默下来。

 

良久,他还是抬起手,轻轻摸了摸文森特的头。

 

 

 

一定是因为发烧的原因吧……胸口好闷,嗓子很疼,鼻腔也有些发酸……文森特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

 

哥哥……捧着那碗白粥,文森特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拿起勺子。

 

大概……这是第一次,能有机会尝到哥哥亲手做的东西吧。

 

他就在身边。坐在那么近的地方,用那么柔和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的。我以为再怎样也都是我一厢情愿的……

 

但是你现在就在这里。

 

你用我从没听过的温柔口气,说,你是我弟弟啊。

 

原来,在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存在么……

 

等等,我这是怎么了……

 

根本就不像平时的自己啊……

 

正在文森特胡思乱想之际,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非常轻的动作,像是在传达某种安慰。

 

文森特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不敢去看基尔巴特的眼睛,只能低头开始喝粥。

 

虽然只是普通的白粥,却比自己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要美味。

 

毕竟是小基费心熬出来的……呐。

 

谢谢你,哥哥。 

 

 

 

Chapter Six

 

 

 

文森特喝完那碗粥后终于露出了笑容:“谢谢小基。”

 

“现在感觉怎样?好点了吗?”基尔巴特再度凑过来抵住他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呃……”两人这么近的距离,文森特甚至可以感受到基尔巴特温热的鼻息。本来就有些红的脸颊温度又上升了一些。他转开视线,努力不去看基尔巴特的脸。

 

“还是好好休息吧。”基尔巴特边说边帮忙撤去了文森特背后的垫子,让他慢慢躺下,自己则站了起来。

 

“哥哥!”文森特突然抓住小基的手。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唐突,但握着基尔巴特的手却还是没有松。

 

“……”基尔巴特愣了一下,在看见文森特别扭的神情时才明白过来,不禁笑了笑:“我只是把盘子端出去。”

 

“……”文森特仍然一句话也不说。虽然他竭力避免着与基尔巴特的视线交错,握着他的那只手却始终没有放开。

 

认命地叹了口气,基尔巴特重新坐了下来,口气温柔:“睡吧。”

 

文森特这才放心一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乖乖闭上眼睛。

 

 

 

对不起呢小基,就这么让你留下了。

 

因为太过于温暖,所以我也变得贪心起来,想要你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我知道的唷。只是因为我生病的原因,哥哥才会这样照顾我吧?换了其他人,哥哥也会这样温柔的吧?

 

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第二次的……

 

所以,就今天。让我稍稍地……自私一下吧……

 

 

  

文森特沉沉地睡去,右手始终握着基尔巴特的左手。

 

基尔巴特看着文森特安静的睡颜,不易觉察地叹了口气。他用右手微微掀起窗帘的一角,发现天色已暗。

 

是不是该回去了呢……

 

然而当他看见文森特满足的微笑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哥哥,在全心全意照顾着生病的弟弟而已。作为哥哥,不一直陪在弟弟身边怎么行呢。

 

基尔巴特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看着文森特安然的睡颜时唇边露出的笑意。

 

安心睡吧,文斯。我就在这里。

 

和你在一起。

 

 

 

Fin。

 

 

 

不算后记的FT:

 

我真的是在写到一半的时候无意去PH吧里晃了一圈才发现啊原来PH出小说本了而且内容似乎是主角君生病了然后一堆人围着他转最后主角在大家关切的目光下露出了无比米好的笑容

 

然后我就在想,如果文森真的生病了,会有谁知道。会有谁在意。

 

文森也许是和别人不一样,但再怎样,一直一个人的他总是会有觉得孤单的时候。

 

之前看布雷克几句话拆兄弟奥兹几句话拆主仆的时候真的很感叹。

 

文森没有人可以真正相信。他一厢情愿地为小基做了那么多,小基不知道。艾歌虽然也为他办事,但毕竟只是个服从命令的下属。

 

然而就连这么个下属也不能完全属于文森,望月娘也非要主角君顶着灿烂的笑容过去融化人家的心灵。

 

这是在干什么ORZZZZZZZ

 

所以怨念到极致的情况下就是没经过大脑思考地蹦出了这么篇东西。

 

今天补完一直没敢补的漫画哭得一塌糊涂。准备在开学前再试着衍生几篇同人。

 

文森,你听好。就算没有人心疼你,也请好好爱惜自己。

 

不要轻易就说出消失的话啊,你还想看见最重要的人的笑容不是吗。

 

最后吼一句望月娘你别再虐文森了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

 

 

————————————————————————

 

 

 

以上全部于2013年。

 

我真的好心疼文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VT尤其最后兄弟终于和解但是还没安稳在一起几天就给我文斯发便当了…………说好的巴斯卡比鲁不会死的呢TVT望月娘我恨你…………

评论
热度(18)
  1. 綺靜星の唄 转载了此文字

© 綺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