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亲分】夜游而生

所谓意识:

  • 我爱短篇←

  • 子亲分,不接受逆,人物ooc严重,求捉虫

  • 架空非国设

  • 时刻想白眼狼一下的被养大的梅花鹿少年罗维诺x身负重任伪猎人圣母东尼儿

  • 有两个结局,由罗维诺说的话和之前思考后的结果定。第一个是BE,第二个是HE。

  • 求投喂粮QWQ冷

----------------------------------------

  森林是密密层层的绿叶织就,阳光只能到达森林的边缘。

  一支铁箭射出,破风声细微而不可觉,钉死在树木上,树下的一只白兔抖抖耳朵,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一个棕色卷发的青年背着木制的箭篓,手上提着一把弓费力地拨开草丛走了过来,一见到铁箭死死地钉在树干上,知道这次恐怕还是没有收获。

  护林人用刀割开草丛,也踏了进来,一见到没有收获,也是意料之中一样地叹了一口气。

  “安东尼奥……大家都很想你。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护林人还在劝说,他脸上犹带着不甘的神色,“只要你肯回去,我相信大家都会接纳你的,你的父母也……”

  “好了,回去吧。”名叫安东尼奥的青年一边脚抵着树干拔下铁箭,一边头也不回地说,“今天没有收获,不能招待你了真是太遗憾了。”

  护林人又皱了皱眉,转身从隔开的草丛走了。

  安东尼奥知道他最大的筹码是什么。让一个星光之子妥协的最大筹码——不再孤独。

  但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孤独再也无法触动他……也许。

  就在这时,青年听到了一声惊呼。


  迅疾如风,迅疾如风!

  小梅花鹿踩着树林中的枯枝和落叶,飒飒风声从他耳边呼啸而过,身后的猎食者紧追不舍。

  快到森林的边缘了,那是一个比丛林中心更加黑暗危险的地方——那是地狱。

  小梅花鹿又不停蹄地转了个弯,晃悠的视角中,捕捉到了一抹皮革的棕色和高挑的身影。

   

  安东尼奥看了过去,一个小孩子——大概比他的膝盖高一点,正赤着脚跑过来,身上穿着斑点的睡衣,远远看上去和小鹿一样可爱。他身后的东西就不怎么可爱了。

  几乎没有思考,棕发青年提箭挽弓,绷紧的弦迅速弹开,铁箭带着箭头的一抹刺眼的亮光射了出去。安东尼奥也没有和这个怪物大战三百回合的想法,他捞起小孩子,立刻开始向外跑。

  

  “你是从哪来的?怎么跑到森林里了?”安东尼奥拿着几颗蔬菜,喀蹦喀蹦地啃着,有些模糊地问着。明明是严肃的审问,却有些吊儿郎当的感觉。

   小孩子不说话,眼睛盯着他,透露出一种……鄙夷?

   安东尼奥伸手弹了弹小男孩的额头,感觉到他的注视,突然心里被触动了一下。

   “你……和我一起住吧!”

   小男孩还是没有说话,目光在房子里巡游了一圈,再回到安东尼奥身上的时候,带上了疑惑和凝重。

   “嗯?原来你对这些玩具感兴趣吗?”安东尼奥取下一根精铁制成的斧子,炉子里的火光暖融融地,映照着斧子和他白皙的侧脸。

“这可不能玩啊,会伤害到你的。”

   “你把这个叫做玩具?”小男孩开口了,软软的有些分不清字音的声音因为语气的缘故,有些不伦不类。

   安东尼奥放回斧子,做到了木椅上,和小男孩的眼睛处于同一个高度。

   “放心,你以后也可以玩得到的。”

   喂,混蛋,才不是说这个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森林里的小木屋烟囱天天都在冒白烟,安东尼奥再次把赖在厨房里的罗维诺拉了出来,迅速开始熟练无比地救火。

   “哎呀罗维诺,我出去的时候说过了别烧炉子吧!”安东尼奥捏着鼻子从厨房里窜了出来,有些抱怨的神色,“小孩子不能玩火。”  

   罗维诺冷哼一声,恶语相向:“要不是因为你这混蛋出去太久了我都饿了,我才不想去厨房呢!”

   安东尼奥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心说好像午饭的时间还没有到。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既然罗维诺说了,那也是时候开始做早餐了。

   罗维诺从小就不喜欢吃肉,安东尼奥就算将肉放在距离小屋数百米的地方,也能看到小木屋前,男孩鄙夷的眼光。这种东西让他一度自省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但是这种疑问在肉烤熟之后很快就消失了,因为选择只剩下一项——吃。

   照顾到罗维诺别扭的饮食习惯和性格,安东尼奥总是陪着罗维诺一起吃饭的。小麦面包和一点果酱,有时候是蔬菜汤和其他的东西,安东尼奥最喜欢的蔬菜叫做番茄,酸酸甜甜,红艳艳地特别可爱。

   这些年来,罗维诺的身高增长了,脾气却越来越不好,以前还只是一个沉默而且别扭的男孩,现在却时不时说出令人费解的东西。

   例如。

   “笨蛋,我早该把你扔到森林中心去喂老虎了!”

   “你就只有这点能力吗?还不够啊!”

   “不扫地,无论如何都不扫!就让他们自然腐烂吧!”

   安东尼奥有时候会觉得奇怪,但是他会想:这应该就是小孩子所特有的任性吧。于是继续欢欢乐乐地和罗维诺一起玩。


   罗维诺觉得,这间小木屋的主人简直是个白痴。

   他难道这些年都没有察觉到一个从森林深处逃回来的孩子没有一点害怕而且淡然自若的样子很让人怀疑吗?

   他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人这种杂食动物中会出现只食植物的幼崽这种问题吗?

   他难道看不出我想把他带去森林中心喂给那只丑八怪吗?

   他难道没有看到锅里短碎的木质弓箭吗?

   他看得到,还是看不到。

   

   又过了很久。

   安东尼奥还是青年的样子,棕色的卷发和碧绿的眼睛,笑起来像白痴一样单纯,他的手上缠着绷带,挽起弓的时候很稳而且准,是一个出手漂亮的猎手。可惜仅仅是出手漂亮。他的生计全是靠做木工得来的,猎手只是一个明面上的职业称呼罢了。

   罗维诺长成了少年,不顾安东尼奥的反对和他一起出去打猎。

   有了罗维诺的帮助,打猎的过程似乎……更加有趣味了?森林中心的毒蛇也会在边缘出现吗?再一次逃亡过程中,安东尼奥一边拉着罗维诺狂奔,一边心中冒出一些东西。

   罗维诺把采集到的毒蛇的口水扔到了路边,憎恨起安东尼奥的腿。怎么跑那么快。

   

   大家好,我是护林人。

   安东尼奥是我们的骄傲,他从星辰的眼睛中诞生,是我们被神赐予的共同财富。

   什么?人权?那是什么东西,你被异教徒洗脑了吧。

   今天,我想去见他。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的老朋友了,我的老师告诉我千万不能隔很久去见他,否则会被时光的残酷所打败。

   我已经老了,再也不是年轻的小格里沃,可是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有将刀尖刺入心脏才会死亡吗?

    请星辰原谅我的过失。安东尼奥的父母为了我们的生息也会原谅我们的夺命之举。可怜那时的大家都不知道星辰之子的父母竟然是他们。希望安东尼奥能够以宽宏之心对待我们这些可怜人。

   他的身边多出了一个少年,棕色的头发,却不是卷的,柔顺地趴着,眼睛是很明亮活泼的生气,穿着安东尼奥的旧衣裳。

   是他吗?让我们的筹码失效的人?

   应该不是。我观察了一个上午。

   他们去打猎。安东尼奥是一个好弓箭手,但不是一个好猎人,他可以是好木工,好老师,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一个猎人。

   名为罗维诺的少年在山坡上,趁着安东尼奥正聚精会神瞄准一只野兔的时候,脚一扭,双手推向安东尼奥,把他撞下了山崖。

   我有些担心,又有些怀疑。

   安东尼奥过了一会儿又爬了上来。天呐,他的笑容是如此的傻以至于我都不想看到他了。这个蠢货。

   他头发上还沾着草叶,脸上有泥土的痕迹,狼狈极了。我该庆幸星辰之子的眼睛明亮地可以遮掩所有不足。

   罗维诺却别过了头。

   我赶紧藏了回去。

   接下来还是漫无目的的游荡,罗维诺摇动树枝落下蜂巢,用树枝遮掩一个水洼,用毒液吸引毒蛇。这些看上去像是恶作剧的东西,连锁地发生。在漫长的游荡后,安东尼奥两手空空,模样也不敢恭维。要是我这样的打扮回家,维娜会把我打死的。

   罗维诺是谁?

   我去问了安东尼奥,他显然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久到我都忘记了,可是他却还记得。

   我想,我们永远的失去了我们的星辰之子。

   最后一次,我在森林边缘回过头,看到罗维诺靠着树干,朝我招手,笑容灿烂。但是安东尼奥很快把他带了回去。

   这算是什么?示威吗?

   我存着一点私心,希望他能够把我们得不到的星辰之子。

   毁灭。

  

   罗维诺推开了木门,阳光顿时充满了小房子。安东尼奥正在照顾他那一株小番茄,浇花施肥不亦乐乎。

   罗维诺揉了揉眼睛,大声地打了个哈欠,把安东尼奥的目光转移了过来。

   “哟,小罗维诺,起床了吗?”安东尼奥拿着小铲子眨眨他翠绿的双眸,灿烂的笑,“今天天气不错,也许可以去打打猎。”

   罗维诺回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注意到火上的小壶子中的水是已经开过一回的。

   “混——蛋——我——饿——了。”罗维诺有气无力地说,为了布置今天的陷阱,他特意花了一个晚上时间去研究地形。

   安东尼奥又翻了几遍土,扔下小铲子去给他的罗维诺准备早餐。

   阳光正好,就像三月。

   可是。现在可是十一月了。

   罗维诺缓慢地眨了眨眼,许久未用的法力探测有些生疏地被使用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阵风。

   站在门前穿着睡衣的少年好像卡住了一个齿轮的手表,动不起来。

   “今天……是那一天了吗?”

   罗维诺抬起头,太阳很刺眼,无法直视。但是他知道,今晚的月亮,恐怕比太阳更加恐怖。

   是青月之夜。


   罗维诺知道这一次青月之夜的持续时间和范围,他可以让安东尼奥躲到安全的地方,之后他们依然可以过他们和平的生活。

   该死的见鬼!这是什么想法。罗维诺,你想杀死他很久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激昂澎湃地说着他曾经的计划。

   用荆棘在山崖下布下阵法,毒液倒在蔬菜汤里,在他呼呼大睡露出脖子的时候用小刀一抹。无数次的机会,无数次的计划,无数次的彻夜未寐,罗维诺发现他这一次的选择不仅仅是两个选择那样简单。

   他必须借此拷问自己的内心。


   一轮青色的月亮。

   安东尼奥起床的时候是夜晚,人走动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有些奇怪的支起身子,赤脚走到门前。一开门,发现万千道火把照亮了整个世界。每一张苍白而充满希冀的脸,每一道默默燃烧的火焰,每一双虔诚祈求的眼睛。

   安东尼奥轻手轻脚地出了门,看到青色的月亮像是法轮一样横在天空,他轻轻地合上了门。

   “星辰让我帮助你们。”安东尼奥低喃,似乎在说服什么。

   跟在人群之后,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小木屋,黑夜中,门还是门,砖还是砖。烟囱依然是长条的,没有变成圆形——或者冒出白烟。

   真该让小罗维诺看看,我也是可以保护人的英雄。

   他会为我自豪的。安东尼奥的脸上出现笑容。

   

   一滴露水。

   一缕阳光。

   一丝水汽。

   照在生机勃勃的大地,和沉睡尚未腐朽的死尸。

   星辰之子的弓箭具有女神的祝福,箭所指的地方,皆是亡魂。

   罗维诺踩着稚嫩的小草,在腐烂中寻找着什么。如同旅人在沙漠寻找水源。却并不缥缈。

   星辰之子踩在树梢上,手碰着树干,翠绿的眼眸和绿叶似乎是同一个色调的。

   罗维诺站在树下看着他。头上的鹿角圆润无害,除了一丝红色。

   安东尼奥从树上跳下来,轻快而敏捷,像是鹿。

   他明亮地笑着,大声地宣告:“罗维诺,我是英雄,我是星辰之子,不会被孤独打败的星辰之子。”

   “你以我为自豪吗?”

   罗维诺垂着眼眸,张开了嘴唇,念了一句。

   ……

----------------------------------------

分结局一:安东尼奥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微皱起眉头,似乎想确认什么。

      “罗维诺……别开玩笑了你。”

      他伸出手去,顺着罗维诺的头发向上摸,指尖触到了某个坚硬而韧性的东西,大弯曲的,有点小,有些分叉。

      阳光突然变成了幽灵,罗维诺无言地看着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呆呆地站在那里,寒意是从脚底升上来的。

      他所认为的,会永远陪伴着他履行保护人们责任的少年,其实也不是真的他。

      欺骗。

      星辰之子终死于孤寂。

      罗维诺是梅花鹿,但是他还是罗维诺。还是那个陪伴着他度过星辰的少年。

      嗯。是这样的,没错。

      罗维诺也很喜欢他,也不拒绝和他一起生活。

      嗯。是这样的,没错。

      罗维诺……

     

      罗维诺刚想要说些什么打破僵局,却看见安东尼奥又露出了往常无二的笑容,说:“罗维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先收拾收拾他们的尸体这样有点不太好。”

      安东尼奥看着罗维诺。少年只好妥协,心里放松了一些,听着他的话后退,说:“你要快点啊,我……”

      变化就发生在瞬息。

      安东尼奥用弓箭对准了自己。箭所指的地方,依然还是亡魂。

      星辰之子死于孤寂,归于黑夜般的浓重    

        【他从容地迈向死亡。

  仿佛那里不是黑暗的悬崖。】

           THE BAD END——失心人与失信人

-----------------------------------------------------

 分结局二:安东尼奥好像没有听清楚,神情有些呆滞。

       罗维诺鼓足了勇气——梅花鹿少年看上去很凶狠,实际上并没有很大的勇气,他走上前,抱住了安东尼奥,用自己的声音大声道:“混蛋,别让我重复一遍了。我喜欢你。”

       安东尼奥有些无措,但是还是下意识地回抱住了少年,手臂怀住了他的肩膀,弓箭落到地上无人问津。

       安东尼奥视线偏向下移了一下,看到了一对鹿角。棕色的,有一点弯曲分叉,其中一点还硌着他的脸。

       “罗……罗维诺?你……”

       罗维诺还是抱着安东尼奥不放手。

       他已经全都想到了。

       他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白痴。只不过那个重要的字眼,他还没有勇气说出来。

       安东尼奥被他的‘喜欢’惊讶到了,竟也没有来得及去在意罗维诺的身份。

       “诶诶,罗维诺,你先放开手。”安东尼奥感觉束手束脚,脸上有一点点烫——他发誓,真的只有一点,还有他必须承认被罗维诺这么承认喜欢非常开心。

       好吧,开心得不得了。

       罗维诺是梅花鹿?直到罗维诺放开安东尼奥之后,后者才慢慢意识到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

       “罗维诺?你是梅花鹿假扮的?”安东尼奥后知后觉地吃惊了起来。

       陪伴着他的是骗子吗?记忆几乎停滞,安东尼奥又想起了曾经的种种疑点,才有了恍然大悟的念头。

       罗维诺并不是愿意陪着他,而是为了……杀死他吗?

       安东尼奥的记忆不停回溯,疑点重重揭开。突然出现的毒蛇,山崖下的荆棘,地底喷泉的陷阱。

       森林物种都能够预知月变……

       罗维诺也没有那么厉害能够看穿安东尼奥在想什么,但是从后者的表情中就可以推测出他的情绪了。

       “喂,别乱想啊,我要杀你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杀死一个武力值高的白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罗维诺不爽地回答,“而且你现在不应该想想我之前所说的话吗?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小少年也常见地装作不在意地别过头。

       安东尼奥被叫回了魂,下意识地说了声好好好,都是我的错,然后才开始思考罗维诺话中的信息量。


——很久之后。

       安东尼奥在森林里穿梭,尽管有了更加先进的装备,他却仍然使用的是古老的弓箭。

       一道身影闪过树间,安东尼奥毫不犹豫地提箭就射,树干躺中一枪,那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安东尼奥身后,用手腕勒住安东尼奥的脖子,把他推到地上。

       安东尼奥狼狈地趴倒在地,头发再次散落着沾染上泥土,他大声喘气并叫道:“不玩了,罗维诺快放开吧,你赢了!”

       罗维诺撇撇嘴,有点不太开心要起来,也回复一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弱,我随便用手指就可以打败你。”

       安东尼奥也不在意,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打算自己起来。

       罗维诺在他耳边亲了一口,迅速跳起来跑开了。

       “这应该算是罗维诺的亲近和害羞?真可爱。”安东尼奥愣了一下,笑着坐起来靠着树木,脏乱的衣服依然挡不住星辰之子眼中的笑意那么纯粹明亮。

       星辰之子,身边自然有群星相拥,安东尼奥最近的那颗星星,就是罗维诺。

       不死于孤寂,在爱中重生。

       THE HAPPY END——离我最近的星星  


评论
热度(20)
  1. 綺靜所谓意识 转载了此文字

© 綺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