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性转]突然变成女妖了怎么办?

瑾雀:

3

 

 

茨木在女体化的第三十天被隔壁顶着一张人模狗样帅脸的变态狐妖调戏了。

 

 寮办里又炸开了锅,一群小姑娘们愤愤不平,平日里调戏调戏她们也就算了,竟然敢动茨木小姐姐!简直不可饶恕!

 

 由萤草带头的几个小丫头信誓旦旦的要去找狐妖算账!可到了门口,里边狐妖正举着扇子对月吟诗,清凉的月光打在狐妖身上仿佛落了一层雪一样漂亮。

 

 小丫头们犹豫了,踌躇了……齐刷刷躲在门后边偷看。

 

 讲真哦,抛开是个变态这一点,狐妖大人真的好帅啊!!

 

 小萤草最先反应过来,放开被她扒的快散架的藤蔓跺了跺脚,“这样不成,不能沉迷在狐妖大人的美色下,我们是来找他算账的。”

 

姑获鸟抱着胳膊躲在后边一言不发,其实她不是特别介意宝宝的爹是谁。

 

 吸血姬歪头想了想然后默默举起了爪子,“好,我去杀了他。”虽然她不太爱喝狐狸血,可是还是勉为其难接受的。

 

“桥豆麻袋!”跳跳妹妹跳了出来,“让我再去摸一摸狐妖叔叔的尾巴可以吗!”

 

 “……”

 

茨木被调戏一事就在被跳跳妹妹追杀,哦不,爱抚狐妖毛茸茸软乎乎手感比番茄还要好的大尾巴中结束了。

 

 酒吞从外边买酒回来听说这件事,差点把手里的酒葫芦摔了,撸起了袖子气势汹汹的说道,“隔壁的狐妖是吧?!真当老子是吃干饭的。”

 

刚巧茨木睡醒了,从院子里的樱花树上跳了下来,打着哈欠抖掉了身上新开的花瓣,“友人,觅酒而归了吗!这次是什么好酒!”

 

酒吞把手中酒葫芦扔给茨木“先别管我,本大爷去给你剥个狐裘披风!”

 

茨木一愣, “哦?可是哪里发现了上等狐狸?”正巧他好久没开荤了“可否带我一同前去?”

 

 “倒是不远,就在隔壁的院子里。”

 

茨木歪歪头,隔壁?他记得隔壁有个狐妖,性格也是有趣的紧,在酒吞出去买酒之时曾陪他喝过几坛酒。

 

 但是隔壁有可以剥皮的狐狸么?

 

 狐妖被跳跳妹妹搞得快疯了的时候,酒吞茨木两人进了院子,狐妖远远看见茨木,兴奋的拖着尾巴上的跳跳妹妹贴了过来“小姐姐可是来找小生谈天?还是继续喝酒?”

 

酒吞拿起酒葫芦砸了他一头“谈你奶奶个熊,本大爷来剥你的狐狸皮的。”

 

跳跳妹妹从狐妖身后跳了出来“诶?——是要剥狐妖叔叔的皮吗?怎么可以?!剥了皮就没尾巴摸了!”

 

酒吞抱着胳膊冷哼一声, “哼,傻女人,到时候把剥下来的尾巴赏给你不就行了。”

 

跳跳妹妹掰了掰手指头,恍然大悟,“是哦——那我就放心啦,谢谢酒吞大人——”说着蹦蹦跳跳的出了院子。

 

 狐妖打开手中扇子,默默躲到茨木身后,“美人,可否让你的朋友莫要大饶我二人世界”

 

  茨木眯着眼睛笑了笑,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一头银发绑成一只单马尾,间或点缀几片未来得及摘下的樱花瓣,可谓是赏心悦目!狐妖欣赏的看着,果然不愧是他的命定之人!

 

 “吾友说要剥你的皮,你便让他剥吧。”

 

  啪嗒一声,狐妖手里的扇子落了地,他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后退两步。小姐姐变了,明明还跟樱花树下对酒那次笑得那么好看,但他感觉到后背一股凉气,他颤抖着说道“小生……小生想起荷塘边上还有个约,先走一步。”说着掐了个诀,一下子消失在了院子里。

 

 酒吞气愤,“这无耻小妖,竟然逃走了!”

 

“跑便跑罢!”茨木拍了拍酒吞的肩膀,“再说了,我也不缺那一件狐裘披风。”

 

 酒吞转过头来看他,有那么一丝晃神,伸手替他摘掉头顶上的樱花瓣,“我们什么时候去奈良。”

 

  茨木顿了一下,“什么时候都可以。”

  

  酒吞笑笑,“别说傻话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

 

  茨木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我这个样子也罢,只是不知到底何时能够变得回来,一晃月余已过若是我变不回来,那这奈良可是不去了?”

 

  怎么可能不去,杀生石在那里。只是……茨木与他少一人杀生石都到不了手。

 

  酒吞摇摇头不愿再想,颠了颠背上的酒葫芦说道,“多说无益,跟我去喝酒罢。”

 

  茨木大笑,“好!”果然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酒吞,“今日喝个痛快可好,说起来你寻的新酒还不知味道如何!”

 

  茨木此时还不晓得,他这个身体就连体内的内脏都变化的如此完全,他与酒吞就着春风与良月喝了个一醉方休。第二天早上榻榻米上的遗漏的大片血迹以及腹部阵阵的刺痛,让他平生第一次慌了神,他觉得他可能中了咒术,以后再也不能陪伴在友人左右了。

 

  茨木叹了口气,找到院子里的酒吞,“吾友,我们今日便去奈良罢。”

 

  酒吞奇怪的问道,“为何?”

 

  “便是以我今日之力拼尽全力也可取得杀生石,如若我不在了,那么杀生石便永远都取不到了。”

 

  酒吞怔了怔,“你何出此言,你我此等大妖怪,寿命便是数不尽的,就算是等个三五十年那也无妨。”

 

  茨木平生第一次犹豫,万千情绪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他二人饮酒的竹屋内响彻一声怒吼,“这是谁干的好事!”帚神心情很不好,他每天容易么,不是这个吐了就是这个血没喝干净留下残渣了,只有他屁颠屁颠的打扫卫生,一个个都跟大爷一样,他猜测这又是吸血姬那小丫头干的好事。

 

  一群式神都被叫了过来,吸血姬冷漠脸,“我昨天晚上没吃饭。”

 

  帚神又问道,“昨天晚上谁在这了?”

 

  几个小丫头看向茨木和酒吞,酒吞恼了,“看本大爷干什么,本大爷只喝酒不喝血!”

 

  茨木沉默,随后冷哼一声,“哼,是我又如何,我身中……”

 

  没等他说完,八百比丘尼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捂着嘴说道,“阿拉阿拉,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茨木大人变为女身有一个月了吧。”

 

  “是又如何。”

 

  八百比丘尼笑道,“这件事还是先把其他大人门请出去再同你解释会比较好。”

 

   

评论
热度(303)
  1. 綺靜瑾雀 转载了此文字

© 綺靜 | Powered by LOFTER